『心跳骤停』

直到我和你一样成为老古董♪

是列表给我画的人设!!!!!爆哭!
我要吹爆她!
(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lof(你

给芥zer的十分粗制滥造的菟丝子茶
我jio得这个已经不能算生贺了艾特本人已经是我最大的勇气了噫呜呜噫实在不好意思打tag,哭了
@QT 芥子生快!!!

【杰佣】小人不只会借东西还会借人的心

◈掉马活动的文,用来混更(ntm)
◈用了《借东西的小人阿莉诶蒂》的设定
◈现pa,杰克是学生√
◈ooc预警
◈本文的小人没有一个是贬义词性的
◈不适者左上

  某天放学的时候,杰克的好友突然搭上了他的肩,。笑道:“喂杰克,你说,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小人啊……”
  看到了杰克看智障一般的眼神,赶忙解释道,“喂喂喂可不是那个君子小人那个小人啊!我是指那个会‘借’东西的小人!”
  “噗嗤,”杰克没忍住笑出了声,“不是我说你动漫看多了吧?这你也信吗?”
  “喂喂喂说不定呢!”好友松开了搭在杰克肩上的那只手,“要是真的有个妹子小1人来我家……然后我再跟她产生一段恋情……”
  “你可别做梦了吧。”杰克嗤笑一声打断了好友的话,提起自己的书包在好友犀利的目光下潇洒转身走出教室,只留下一句,“我可不想让小人来我家tou……啊不借东西。”
  杰克回到家,扔下沉重的书包坐在了自己房间的椅子上思索着什么。
  像那种“小人”吗……要是真的存在会怎么样呢……等等我在想什么啊!这根本不可能的好吗!
  杰克用书把自己的脸挡住身子往后一仰,就这么靠在凳子靠背上“思考人生”。
  说的好听一点是思考人生,其实就是睡觉。
  但是醒过来的时候杰克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的声音,夹杂着轻轻的细细的脚步声,杰克藏在书下的眉毛微微皱起,轻轻拿开挡在脸上的书,却发现自己的书桌上多了什么东西。
  杰克当时就震惊了,四周突然寂静了一会儿,而后桌上的“东西”恶狠狠地道: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小人吗!”
  抱歉我还真没见过。
  好吧,杰克不得不承认,世界上原来还真……有小人这种东西,就比如在他面前的这只穿着浅绿色外套,戴着兜帽的小人,他怀里还死死地抱着他刚刚用来写字的浅灰色的钢笔。
  “所以,小人先生,”杰克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能不能先把我的钢笔放下?”
  小人抬头看了看他,再看了看怀里的东西,果断地摇了摇头。
  好吧看来是要不回来了。杰克眼睁睁地看着这只小人带着他的钢笔顺着他的桌子慢慢爬走,而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对着杰克道:
  “我下次还会来你家借东西的。”
  杰克半晌没反应过来,于是小人先生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听到了一声哀嚎。
  “啧,不就借个东西吗,至于这样吗。”小人先生奈布转身朝着杰克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着。
  奈布是第一次“借宿”到杰克家来,人不熟地不熟的,他自己本人也很少tou……咳咳借东西,没什么经验,所以才会被杰克逮住。嗯,所以这次失误不能全怪我自己。奈布这样心里安慰着自己。
  杰克本来以为小人被发现以后会搬走——就像动漫里那样,结果奈布一句“我还回来你家借东西的”一下子打破了杰克的幻想。
  所以说这个祖宗到底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啊!杰克心里如是说。
  然后第二天奈布真的来了,还大摇大摆地从杰克面前拿走了一张他的草稿纸。
  其实养只小人也不错吧,也挺蠢萌的……等等我又在想些什么啊……杰克感觉最近自己似乎有点不对劲,于是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继续埋头看书。
  于是就这样日复一日,杰克逐渐习惯了突然找不到本来还在家里的东西,也习惯了每天晚上都会出现的轻轻的脚步声。尽管奈布认为自己的脚步声已经够轻了,但杰克不知道为什么依然能听见,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
  然后突然有一天,杰克突然在奈布扛着一小块木片的时候来了一句:“你这样偷……不对借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要不……”
  杰克突然凑到了奈布的面前看着他白白净净的小脸,“你干脆嫁过来吧。”
  奈布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然后扛着那块木片飞速地溜走了。
  “欸怎么这就走了啊,”杰克遗憾地揉了揉脑袋,“我还没问他名字呢。”
  奈布回到自己的居所,他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着,脸也还红的跟个苹果似的。他倚在墙上捂住了自己的脸,为什么杰克会突然说这种话啊啊啊啊!
  然后不出意料的,奈布失眠了。
  第二天奈布本来已经没有那个脸皮再出去了,毕竟杰克放假了,成天蹲在家里,出门的话没准会遇上,结果好巧不巧地前两天他的一帮小伙伴约他一起出去嗨皮的,自己还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咯!
  结果今天很幸运地没有被杰克逮住。奈布心中感谢着各路神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冲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去。
  等到奈布回来以后,天已经黑透了,奈布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杰克大房门前,透过门缝看着床上的杰克,似乎真的睡着了。
  奈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杰克大房间门前来,跟偷窥一样,搞的他良心有点不安。
  好吧,其实奈布喜欢杰克,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要不是因为这一点私心,他早就该在第一次他被杰克看到的时候就收拾东西走了。
  但是他很明确地知道,杰克不可能喜欢他的。自己毕竟只是一个比他小了好几十倍的小人,就算喜欢也只会是那种主人对宠物的喜欢吧……奈布叹了一口气,还是转身离开了。
  就在奈布离开的几秒后,杰克猛然睁开了双眼。刚刚那声不大不小的叹息刚好落入了他耳中。他在失落什么呢?
  接下来的几天,奈布都没有再出现在他面前,家里也没有再少什么东西,甚至还还回来了不少。要不是家里的零食没有再还回来,杰克真的要以为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了。
  想起不久之前杰克还问过奈布什么时候会搬走,杰克真的开始慌了。他不会,搬走了吧?想到这里杰克心中更是不安,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不知道奈布的居所在哪里,想要呼唤他的名字却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问过奈布他的名字。
  杰克头一回深深的感受到了无力,以及孤独。
  原来思念一个人,是这样的感受吗……
  不过这个故事永远不会是BE,所以当奈布回来的时候被杰克憔悴的样子吓了一跳。
  是真的跳起来了。
  而且杰克还被逗笑了。
  后来杰克表白了,在不知道对方名字并且对方还是坐在他掌心的情况下。所以奈布?当然是答应了啊。
  你可能要问我,奈布到底去了哪里呢?
  那我可是要替人家保密的呀。
  我才不会说是因为奈布之前把杰克的一个东西一不小心丢了然后找了几天最后才发现被隔壁的狗大黄埋起来了然后跟大黄斗智斗勇呢。

自认为非常重要

我不喜欢别人在不认识我或者不知道我真实圈名的情况下喊我甲醛
哪怕是我id里含有甲醛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甲醛只能是比较熟的人或者太太乐意这么喊才可以喊的
不认识的人你喊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喊甲醛
我真圈名又不是甲醛

试图把它加到置顶里xd

似负能期der茶懵!
其实也相当于我自设啦

敲手机像素太低,你们勉强看看?